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锂电网

锂电池

正文

我国的新能源汽车如何能追上发达国家

导读: 目前,中国汽车企业已争相掀起了新能源汽车的造车热潮,然而,中国新能源车在现实中却存在着基础配套设施缺乏、消费市场不成熟、关键技术攻关难等重重障碍。

      目前,中国汽车企业已争相掀起了新能源汽车的造车热潮,然而,中国新能源车在现实中却存在着基础配套设施缺乏、消费市场不成熟、关键技术攻关难等重重障碍。未来中国新能源汽车将拥有巨大的市场前景,专家建议,我国要发展新能源汽车应学习借鉴美国刺激政策和日本研发模式。

    从各自为战到寻找合力

    由于能源危机、环保需要以及国家鼓励政策支持等多种因素,在当前的中国汽车厂家里,无论是本土品牌,还是合资企业,都争相投身新能源汽车的生产或计划中。

    记者采访了解到,与前几年发展新能源汽车以企业单打独斗为主不同的是,目前已出现政企联手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势头。广州市政府和日产自动车株式会社、东风汽车有限公司签署了“共同推进电动汽车产业发展谅解备忘录”。日产汽车在电动车开发上已经走到行业前列,广州市将以发展新能源汽车为契机,引导未来汽车发展潮流,进一步提升政府和企业合作力度和水平,促进广州新能源汽车的发展。

    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邬毅敏说,随着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和汽车拥有量的迅速增长,资源和环境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将是必然选择,也是广州市汽车制造业实现产业优化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为了加快发展,广州市已经成立了新能源汽车工业发展领导小组,并着手研究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方案。广州热切期待经济型零排放汽车的顺利推出为发展地方经济、建设绿色家园作出积极的贡献。

    不管是国际资本、还是国内企业,都十分看好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这一巨型蛋糕。业内专家预测,到2020年,中国10%-20%的乘用车销量将来自纯电动车、充电式混合动力和其他新能源汽车。

    科技部也提出了选择若干城市进行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大规模示范运行的设想,连续三年在国内10个以上有条件的大中城市开展千辆级混合动力汽车、纯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以及能源供应基础设施的大规模示范,力争使全国新能源汽车的运营规模到2012年占到汽车市场份额的10%。这个设想的核心是通过扩大示范规模来推动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化进程。

    借鉴国外先进发展模式

    虽然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但中国新能源车在现实中却存在着充电站等基础配套设施缺乏、消费市场不成熟、关键技术攻关难等重重障碍。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的使用率只有1%。改变我国新能源汽车“叫好不叫座”的局面,专家建议,应学习借鉴美国刺激政策和日本研发模式。

    一、培育国内消费市场

    “虽然新能源汽车节能环保,但同级车型比较,价格至少要高出五六万元。多花钱买车还是多花钱买油,中国消费者往往选择后者。”

    以较早进入中国新能源车市场的混合动力车——丰田普锐斯为例,2006年,该车在华销售2100辆,2008年为了提升销量,丰田主动降价2.4万元,但只卖出了899辆。相对于全球累计大卖120万辆的辉煌战绩而言,普锐斯在中国市场表现实属冷清。

     北京市工业专家顾问贾新光认为,推广新能源车亟待培育国内消费市场,而政府在其间的主导作用不可或缺,关键在于加大产业补贴的力度,将补贴直接惠及消费者身上,有效刺激消费。美国在此方面的刺激政策值得学习。

    据介绍,美国采用的是政府和企业双作用力的方式。奥巴马的燃油限制和新能源政策为美国汽车业明确了方向,企业则加快自主研发。美国通过制定进一步严格的汽车燃油排放标准和新能源汽车政策,以及通过政府采购节能汽车,消费者购买节能汽车减税,设立新能源汽车的政府资助项目,投资促进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建设等策略,美国政府进一步推动汽车产品朝着“小型化”和“低能耗”的方向发展。联邦政府将购买由美国三大汽车厂商制造的1.76万辆包括新能源汽车在内的节能汽车。

    奥巴马明确表示,到2015年美国要有100万辆充电式混合动力车上路。为鼓励消费,购买充电式混合动务的车主,可以享受7500美元的税收抵扣。同时政府还投入四亿美元支持充电站等基础设施建设。这些新能源政策,更加明确了研发节能减排新产品的方向和目标。

    二、共建产学研联盟体

    新能源汽车要攻克许多关键技术难题,因而加强联合研发,提高研发效率也是新能源汽车发展面临的重要环节。

    《中国汽车要闻》主编钟师指出:“现在国内企业发展新能源汽车的热情高涨,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积极性,我们不能以‘乱’为由,把多数企业拒之新能源汽车门外,应该发挥行业组织、地方政府的作用,加强组织引导,协作攻关,分工生产,政府部门应该组织全国汽车工业和有志于发展新能源汽车的企业共同来研究发展大计,特别是鼓励更多的企业、院校、科研单位,甚至个人来参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大业,新能源汽车才能出现万马奔腾的大好局面。”

    钟师同时也提出一种需要警惕的现象,目前国内企业发展新能源汽车的热情很高,但众多企业分头研发,效率低、成本高,还有的企业是为了拿到国家补贴政策而上马新能源汽车,意在圈钱而不在造车。“因而,我国在新能源汽车关键技术的攻关上,应借鉴日本的产学研联盟的研发模式,这种模式既有利于资源整合,又有利于监管企业补贴资金的流向。”

    据介绍,日本为攻克电池方面的关键性技术,已建立了开发高性能电动汽车动力蓄电池的最大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共同实施2009年度“革新型蓄电池尖端科学基础研究专项”新项目。该联盟包括丰田、日产等汽车企业,三洋电机等电机、电池生产企业以及京都大学等著名学府及研究机构,共22家成员单位。该联盟单位每家出50名以上专业人员从事合作研究,开发企业需要的共性基础技术。日本政府计划七年内对此项目投入210亿日元,通过开发高性能电动汽车动力蓄电池,在2020年前,将日本电动车一次充电的续驶里程增加三倍以上。

    三、制定清晰的路线图

    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郭焱指出,中国新能源车路线图一直摇摆不定也是其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据介绍,国际上对新能源汽车战略发展方向目前达成的共识是:起点是传统汽柴油车,终点是氢燃料电池车,其间有20年左右的过渡期,它将是各新能源车型各自为战的混战季。与美国重点发展氢动力车,日本大力开发汽电混合动力车,欧洲主攻柴油动力车相比,中国新能源路线图却一直不清晰。

    曾参与我国新能源汽车战略制定的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欧阳明高说:“中国汽车业属于后发型:一方面汽车传统发动机技术落后于跨国公司,另一方面新能源技术研发也落后于汽车达国家。因此,中国的汽车新能源技术研发一定要区别于其他国家,它不能顺序发展,而要齐头共进。”

       四、多元化发展节能车

    业内专家同时指出,应用多元化的视角来发展新能源。因为在能源方面,人类的最终目标是利用可再生能源实现可持续发展。可再生能源包括太阳能、风能、水能、生物质能、地热能、潮汐能等等,近期目标是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实现能源的多元化。

    贾新光分析认为,目前,业内外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电动汽车、混合动力车上。从市场来说,还需要解决配套的能源供应网络(充电站),性能上要满足消费者的需要,价格上要有竞争力。如果通过大量建设燃煤、燃油发电站来提供电力,造成新的污染,那么新能源汽车不搞也罢,而如果要通过太阳能、风能、核能来增加电力供应,现在这些发电方式也是“新能源”,经历着高成本的痛苦煎熬,技术上也没有完全突破。即使电动汽车的技术完善了,那么新发电能源的技术也不会马上成熟。

    贾新光介绍说,大众曾开发出百公里耗油一升的概念车,尽管许多人对这款车抱怀疑态度,但是通过这款车,我们还可以看到多方面的节油技术:低风阻、高效内燃机、减轻自重、车身新材料等等,所以,在传统内燃机节能减排方面还大有文章可做。中国急于发展电动汽车是为了“跨越式发展”、“超越”,因而放弃了在传统内燃机改进方面的努力,造成了新的被动:新能源汽车市场还没有真正形成,而高效内燃机的发展还有巨大潜力,我们两边都不占。

    “汽车不会只在一条路上跑,不仅仅有高速公路,还有一级、二级、简易公路,还有农村公路。同样,发展汽车新能源也不是只有一条路,特别是要走现实的路。”贾新光说。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