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锂电网

锂电池

正文

共享充电宝需求大调查

导读: “共享充电宝,到底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这恐怕是创业者们被追问得最多的问题。

“共享充电宝,到底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这恐怕是创业者们被追问得最多的问题。别说王思聪了,即便腾讯投资了小电科技,马化腾也曾在公开演讲时坦言:“共享充电宝到底靠谱不靠谱,很多人都看不准”。

这事到底能不能成也许还看不清,但共享充电宝的实际需求是摸得着的。6月5日~6日晚7点至9点,我们来到深圳市海岸城购物中心、保利文化广场,以及购物公园COCO PARK、京基百纳空间(KK MALL)等商圈进行实地走访,考察包括来电、街电、小电、云充吧这4个在深圳铺设网点较多的共享充电宝品牌。

blob.png

通过走访,我们发现,在共享的一面上,共享充电宝是有需求的,客流量大的地方使用率颇高。不过,在资本助推下,我们也看到各大品牌正在激烈争夺“小场景”,且投放数量太多,出现类似共享单车那样“供过于求”的情况。

使用需求是有的:人多的地方能被“清仓”借走

从产品形态上来说,街电、来电、云充吧三种都是柜机式,街电的是小机型,来电和云充吧则有大小两种体积的柜机——当然机体内的充电宝可以拿走使用。小电则是桌面式的,只能在固定场所充电,不能带走,无需押金。

6月6日晚的用餐高峰期,深圳保利文化广场3楼某餐厅内的街电柜机上有6个充电宝,在我们观测的1小时内,只被借走了一个。而在海岸城东座一家餐饮店内,因为食客较多,6个充电宝全被借走,附近某茶饮店的12个充电宝,也只剩下3个可用。

来电同样呈现出这个规律。在购物公园COCO PARK,靠近地铁口、较为显眼的充电宝使用率比放置在偏僻位置的高出30%左右。深圳白领莫女士告诉我们,她经常来借用充电宝,就是因为方便,“来电就设置在出入口,很明显。”

而小电由于投放深圳市场较晚,品牌认知度较低,因此使用率不算高。购物公园COCO PARK一位餐厅负责人对我们表示,由于小电用电较快,需要店员给设备充电,操作起来比较麻烦,没电了干脆就放在那里。尽管如此,我们发现在顾客很多的一家甜品店内,4台小电依然有人使用。

如此看来,认为共享充电宝“没有需求”似乎偏颇了。莫女士告诉我们,她出门在外手机用电特别快,而忘带充电宝、充电宝没电或者没带数据线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共享充电宝确实很方便,而且也不贵,一小时一块钱。”

但共享充电宝是否是一种普遍的刚需呢?明显的是,用户在哪里,共享充电宝的价值就在哪里。

“小场景”的厮杀:短期内会变成一片红海

我们走访发现一个明显现象:在同一家店铺里面,会出现两种品牌的共享充电宝,颇能嗅到场景的争夺火药味。

在深圳保利文化广场3楼的一家餐厅,门口放置着一台小型来电柜机,店里面则有一台未插电使用的街电柜机。店员表示:“本来都放在外面的,但太占地方了,就把其中另一台给藏起来了。”

其他餐厅、酒吧、甜品店等“小场景”,也不乏街电和小电、来电和小电正捉对厮杀。

以太资本高级投资经理孙菡浥表示,从投放门槛来说,小场景门槛和成本相对较低,由此带来的竞争态势也会快速陷入白热化,伴随几个主要玩家的集中发力,小场景会在短期内厮杀成一片红海。

实际上,除小电外,无论是最早进入行业的来电,还是后来的街电、云充吧,一开始的切入点都是大型商超等大场景,设计的都是面积大、较笨重的立式柜机。但在运营过程当中,才逐渐意识到现实的残酷——大柜机投入成本高,收益较低,于是纷纷转身投入到具有封闭性的小场景中去。

来电正在从大场景切入小场景,来电科技CEO袁炳松认为,“小场景将会是来电、街电、小电‘三强争霸’”。我们在袁炳松的办公室里,也看到了两种小型的新型样品机——一种是桌面式小柜机,一种是桌面式单体机。

而云充吧总裁雷云也告诉我们,云充吧虽然在前期走了不少弯路,但已经决定从5月开始开足火力争夺小场景市场,只做桌面式单体机,大柜机“完全放弃”。

小场景的成本有多低?小电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接受动点科技采访时表示,选择小电的原因就是“便宜”,便宜意味着速度快,能铺量,两三个月可以收回成本,一下就跑到前面去了。

重蹈共享单车覆辙:资本驱赶下深圳已现“供过于求”

无可否认,共享充电宝是有需求的。但它也正在深圳出现“供过于求”的状况,与共享单车在大马路上堆积成山的场景,似曾相识。

共享的本质是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最大限度地利用,而不是无节制地浪费。如果一家店铺有两家共享充电宝共同进驻,就意味着该店铺至少有8台以上的充电宝,而根据我们走访的情况,以平均使用情况来看,每家店铺每天被借走的只有3~4台。

随着资本大举进入这一领域,一场拼速度、规模、运营能力的“恶战”恐怕无法避免。陈欧投资街电后就采取激进策略,表示到2017年底铺设500万个机柜、全面覆盖中国一二线城市。

放话的何止陈欧。“来电”透露其目标是两年之内铺设10万台大机柜、50万~80万台小机柜。据媒体报道称——“小电”宣布今年将在全国铺设360万台共享充电宝,而“Hi电”则计划今年在全国铺设1000万台共享充电宝。

袁炳松对此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如此大规模、激进地生产、投放,真的是“共享经济”的本质吗?

在快速扩张、拼抢速度的过程当中,质量和服务似乎难以得到保证。走访过程中,京基百纳空间一家甜品店的店员告诉我们,已经有三四家企业说要来放置充电宝了,他们答应了其中一家,但“后来就完全不管了,坏了也很难找到人修”。

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和管理合伙人龙宇就曾同批这种“乱象”。接受媒体采访时,龙宇表示,人造风口让资金扎推聚集,而非对投资做理性思考,比如共享概念从单车到充电宝,资本前仆后继地投入,造成资本效率降低,这是极大的资源浪费。龙宇以共享单车为例说道:“堆积的炮灰车,这与本来让城市生活更美好、低碳、节能完全背道而驰,非常讽刺。”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