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锂电网

锂电池

正文

从0到估值1300亿只用6年,宁德时代靠什么?

导读: 六年间,宁德时代蹿升至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公司,估值超过1300亿。其背后的原因,除了政府产业政策扶持外,还包括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助力、全产业链资源整合以及技术研发上的重金投入。

从0到估值1300亿只用6年,宁德时代靠什么?

位于福建宁德这个小城的宁德时代总部。(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4月19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宁德时代,从0到1300亿》 作者:黄金萍)

六年间,宁德时代蹿升至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公司,估值超过1300亿。其背后的原因,除了政府产业政策扶持外,还包括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助力、全产业链资源整合以及技术研发上的重金投入。

“宁德时代客户太多了,供不过来。”一位小型中日合资汽车企业新能源车负责人向南方周末记者抱怨,以他们企业的规模和体量,却拿不到宁德时代的电池供货。而在过去,相比零部件供应商,整车厂商才是强势的一方。

2018年4月4日,总部位于中国福建省宁德市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德时代”)成功过会,即将通过IPO募资131.2亿元人民币,那将刷新中国民营企业的募资纪录。

宁德时代是全球销量最大的动力电池企业,从0到估值超过1300亿元人民币,只用了六年;从递交招股说明书到IPO顺利过会,仅仅花了五个月。

短短六年,宁德时代为何能够快速抢跑,成为动力电池领域的庞然大物?

用普莱德撬动全产业链

宁德时代的诞生,源于宁德人曾毓群返乡创业。

1989年,21岁的曾毓群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被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三个月后辞职,来到东莞一家做硬盘磁头的港资企业做工程师。

1999年,曾毓群与原企业负责人一起,在香港注册成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进军消费电池行业。

ATL一开始选择的产品是聚合物软包电池,购买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授权,并通过试验调整改进电解液配方,做出了不鼓气的电池。

ATL赶上了2000年中国手机行业迅速普及的风口,最开始在东莞设厂,2008年又将工厂开到了曾毓群的老家宁德,投资15亿美元,打造全球最大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

曾毓群早就以科技专才身份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老家,地处闽东的福建宁德是典型的“老、少、边、岛、贫”地区,宁德新能源的到来,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座城市的面貌。

在宁德设厂三年后,ATL的动力电池部门剥离,宁德时代成立。直至2017年3月,曾毓群一直兼任ATL总裁兼CEO、董事;宁德时代总经理、董事。

不论是ATL还是宁德时代,最初的起家都是背靠大树的。2004年成为苹果公司的电池供应商,是ATL消费类电池产品飞跃的起点。七年后成为华晨宝马供应商,则成为宁德时代开启动力电池之门的敲门砖之一。

基于ATL苹果电池供应商的背景,2011年,华晨宝马主动找上门来,为纯电动汽车之诺1E寻找电池制造商。

2017年3月21日,在华晨宝马之诺60H上市发布会上,华晨宝马总裁魏岚德邀请曾毓群到场,分享了双方合作的故事。

华晨宝马向宁德时代提交了七百多页的动力电池系统需求规格书,详细到不同工况下能量及功率要求,上百道质量管理要求。双方成立了上百人的电池联合开发团队,涵盖电芯、系统架构、机械设计、测试验证、质量管理等所有电池包的关键技术领域。

与华晨宝马合作之后,宁德时代走完了动力电池研发、设计、开发、认证、测试的全流程,也为它后续的发展积累了经验、品牌背书。这是当时唯一一家走入跨国汽车企业动力电池供应链的中国企业。

华晨宝马纯电动车之诺的销量十分有限,2014年之诺第一款车上市时采购额仅1.7亿元。此后,真正将宁德时代推向整车产业配套的有两家企业,一是郑州宇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通”),另一家则是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普莱德”)。

2014-2017年,宇通连续三年居宁德时代前五大销售客户榜首。宇通新能源客车在国内大型客车市场占有率达到30%以上,电池采购量大并不奇怪。

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其研发、生产、销售需围绕车厂特定车型的具体需求进行,随整车共同开发。一般进入合格供应商目录后,厂商不会轻易更换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北京普莱德作为第三方电池管理方案公司,是宁德时代打通动力电池产业链布局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华晨宝马之前,ATL以合资公司的模式与汽车制造商合作。2010年4月,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先行”)、东莞新能德科技有限公司(ATL子公司)、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北汽福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了北京普莱德。

这一合作,在宁德时代的发展过程中至关重要。北京普莱德2014、2015年为其第三大销售客户,2016、2017年为其第二大销售客户,即使它只是从宁德时代采购电芯而非完整的电池包。

而在产业链上游,宁德时代也早有布局。

宁德时代的前五大供应商中,一家叫做青海泰丰先行锂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丰先行”)的公司在2015年、2016年分别排名第二、第三,宁德时代主要向它采购正极材料。

北大先行是泰丰先行的控股股东、也是北京普莱德的控股股东。2012年11月5日,泰丰先行和宁德时代共同出资成立青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青海时代),双方分别占比25%和75%。这是宁德时代在宁德之外第一个走出去的生产基地。2015年6月,泰丰先行退出,青海时代目前是宁德时代旗下资产规模最大的一家全资子公司。

北大先行成立于1999年12月10日,由东圣投资有限公司与北京大学合作创办,主要业务为正极材料,它是苹果公司手机电池正极材料全球认证企业之一。与宁德时代类似,北大先行受益于中国手机电池业务的发展,然后进军动力电池。

北京普莱德的业务模式,是“北大先行(电池正极材料)+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电芯)+普莱德(动力电池系统PACK)+北汽新能源(新能源乘用车整车应用)及福田汽车(新能源商用车整车应用)”的产业链分工合作。

这种模式,央企很早就想这么做。2010年8月18日,国资委直属的16家中央企业在北京宣布发起成立“中央企业电动车产业联盟”,涵盖整车、电池、充电三大领域,试图统一电动车技术标准规范,研发核心共性技术,促进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协调发展。国资委还安排了13亿元用于支持电动车共性技术平台建设。

但和很多“产学研联合”“政产学研联合”项目一样,这个央企联盟后来不了了之。

而北京普莱德却通过资本、技术合作的方式,打开一条通道,并在2017年打包卖了个好价钱。2017年4月,东方精工(002611.SZ)以47.5亿收购北京普莱德100%股权。

从0到估值1300亿只用6年,宁德时代靠什么?

宁德时代员工在车间进行锂电池生产。(视觉中国/图)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