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锂电网

锂电池

正文

“独角兽”宁德时代IPO背后的危与机

导读: 宁德时代的目标是,到2020年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车载电池企业。要扩大业务,必须增加对日本汽车厂商的电池供货。主动出击是最好的办法。

风口上的宁德时代(CATL)可谓喜讯连连。

5月18日,宁德时代正式拿到证监会核发的IPO批文。此时,距其获证监会发审委审批过会,刚刚一个半月。

虽然融资规模缩水近六成,但宁德时代仍旧有望成为创业板第一股——有分析称,估值超过1300亿元的宁德时代挂牌交易后,将成为创业板市值最大的公司。

宁德时代的高光时刻带动了上下游产业的集体狂飙。据统计,其供应商涉及多家上市公司,包括东方精工、科达利、格林美、振华新材及先导智能等。

此外,还有多家上市公司持有或间接持有宁德时代的股份,如水晶光电、苏宁易购、华谊兄弟、华西股份、泛海控股、天华超净、*ST吉恩、中国平安、长安汽车、TCL集团、川化股份、中联重科等。

在《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宁德时代在164家中国独角兽企业中位列第六,估值为200亿美金,并成为国内10家“超级独角兽”之一。

这仅仅是宁德时代获得的殊荣之一。去年年底,胡润研究院发布《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在大中华区120家独角兽企业中,宁德时代以超1000亿元估值,与今日头条、陆金所并列第五。

相较于业界的热捧,宁德时代表现得相当冷静克制,这又是为何?

异军突起

两年前,大多数人可能还没有注意到这家公司,时隔两年,宁德时代一骑绝尘。

在今年北京车展上,广汽集团、华晨、上汽集团、奇瑞、北京现代、北汽、大众、宝马、长城汽车等知名汽车产商展位,都能见到“CATL”的身影。

宁德时代更现场与捷豹路虎、拜腾签下战略合作意向,以至于业界戏称,汽车主机厂的半壁江山都在为宁德时代“打工”。

成立于2011年12月的宁德时代,发展堪称迅猛。2015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销量为2.19GWh。2016年销量翻了两倍,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松下电器与比亚迪。2017年,这一微弱差距也被打破,宁德时代以11.84GWh的销量跃居全球首位。

在国内,动力电池老大的位子原本归比亚迪。变化出现在2017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电动汽车电池装机量1312.4MWh,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占有率达到20.98%,将比亚迪挤下头把交椅,成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二大动力电池供应商。至2017年年底,在全国140多家(含在建)动力电池企业中,宁德时代市场份额已达27%。

2018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签下44家整车厂动力电池订单,包括宝马、奔驰、大众等国外主机厂在华合资品牌皆在其中。同时,宁德时代还获得长安汽车、东风汽车的入股,并和上汽集团合营建厂,成立时代上汽和上汽时代两家合营企业,意图多途径深度绑定下游客户。不仅如此,宁德时代与蔚来汽车等新兴车企亦有合作。

2017年,宁德时代电池产能为23GWh,2019年底将增至30GWh,到2020年将提高至50GWh。扩大电池产能是宁德时代募资131.2亿元的主要用途。截至目前,宁德时代共完成两轮共计110亿元的融资。

危机犹存

独角兽背后,危机犹存。宁德时代2017财年(截至2017年12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34%,达199亿元,净利润增长31%至39亿元。但有细心人观察到,其扣非净利润并不理想——在财务报表中,这是单纯反映企业经营业绩的指标。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宁德时代扣非净利润分别是8.8亿元、29.6亿元以及24.7亿元,这样算下来,2017年扣非净利润下降了不少,约为16%。

实际上,业内早有共识:新能源产业链条上的企业,受制于政府补贴以及电池技术路线。宁德时代也不例外。其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宁德时代获得共计10.63亿元的政府补贴,其中2017年度获得的4.09亿元补贴,约占其全年净利润39.72亿元的10.29%。

2016年年底、2018年2月,国家四部委两次调整补贴政策。其中,前者要求非个人购买新能源车需运营3万公里后才能申请补贴。这被视为宁德时代2017年扣非净利润下滑的原因所在。

2018年2月再次调整的补贴政策,则规定从2018年2月12日至2018年6月11日过渡期期间上牌的新能源乘用车、新能源客车按照《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财建〔2016〕958号)对应标准的0.7倍补贴,新能源货车和专用车按0.4倍补贴,燃料电池汽车补贴标准不变。

此政策的实施,意在引导新能源汽车向高续航里程、电池高能量密度等方向发展,120Wh/kg成为电池包的入门标准,让包括沃特玛在内的不少电池企业为之焦虑。

就在宁德时代IPO期间,全球动力电池销量排名第四的沃特玛母公司坚瑞沃能因债务违约,数十家银行账户被冻结。董事长郭鸿宝亦因质押股票有可能违约面临失去实际控制人地位的风险。新能源产业政策补贴调整是这场风波的重要原因之一。与此同时,多家汽车主机厂也要求电池供应企业降低价格。

业内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电池技术路线转向。真锂研究创始人兼总裁墨柯认为,相较于市场份额的洗牌,未来更需要注意的是技术洗牌,比如固态电池等新技术进入后对行业的颠覆性影响。

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报道称,从今年5月开始,日本经济产业省将向技术研究协会——锂电池材料评价研究中心(LIBTEC)投资16亿日元(约人民币9349万元),并联合主机厂及上下游供应商共同研发,以夺回日本在电池领域的市场份额。

固态锂电池是当下的一种新型电池体系。相比传统锂电池,固态锂电池的安全性能好、能量密度高和循环寿命长,并具备柔性强、回收方便、可实现快速充电等优势,被认为有望成为下一代动力电池的终极解决方案,引起了日本、美国、德国等众多研究机构、初创公司和部分车企关注。

海外扩张势在必行

由此看来,争夺海外市场是宁德时代必打的一张牌。日前,日本经济新闻网站报道,宁德时代将于5月下旬在日设立销售办事处,2018年内派出电池技术人员常驻,为客户开发提供支援。

报道称,宁德时代的第一个日本据点将设在横滨,初期人员规模估计不到100人,但已积极与丰田汽车、本田汽车、日产等车厂展开接触,随后将陆续扩大编制。

在宁德时代看来,面对未来必然扩大的电动车电池需求,本田与日产都还没有宣布相关计划,因此宁德时代大有机会;丰田虽在2017年12月与松下召开联合记者会宣布电池领域的合作,但在中国与宁德合作并非没有机会。

毫无疑问,宁德时代赌的仍旧是国内政策。中国2019年将施行“新能源车积分政策”,要求汽车厂商必须生产和销售一定比例的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车(PHV)等新能源车。这导致日本汽车厂商必须强化与中国电池企业的合作,才有可能在竞争激烈的中国汽车市场守住并扩大份额。

宁德时代的目标是,到2020年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车载电池企业。要扩大业务,必须增加对日本汽车厂商的电池供货。主动出击是最好的办法。

进军日本市场只是宁德时代加速海外扩张之路上的一步。今年3月,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加拿大时代收购吉恩国际转让的北美锂业的3659万股股权。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将完成首家海外工厂的选址。2017年,宁德时代已经在美国设立了销售办事处。

来源:青年参考

作者:尚武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