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锂电网

锂电池

正文

上市计划戛然而止 银隆背上“下一个乐视”的骂名

导读: 有孙宏斌解救乐视危机的失败案例在前,董明珠是否会成为解救银隆的“白衣骑士”,只能交由时间来解答了。

日前,因董明珠大力背书而声名大噪的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在冲击A股IPO的前夜停下了脚步。5月30日,广东证监局披露的最新一期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显示,银隆的进度栏已变更为“辅导终止”,这无论是对执拗于造车的董明珠,还是她背后寻求市场新机遇的格力集团而言,都是一个坏消息。

银隆IPO终止:一个非典型车企的扩张及失败之路

从董明珠高调入局银隆开始,银隆就像是一台开足了马力的机器,投入海量资金在全国各地建设产业园,借此希望撬动新能源汽车千亿级市场。而今不过两年时间,银隆就因急速扩张危机四伏,并背上“下一个乐视”的骂名,上市计划也戛然而止,令人无比唏嘘。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监管机构强行终止IPO辅导一般为企业出现违法或违规行为,但按照银隆目前的情况,很有可能是不具备上市条件而自行放弃。

像被设定好的故事情节一样,银隆陷入此番困境,是从董小姐开始的。

董明珠组局,银隆疯狂“大跃进”

2016年8月,银隆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当中,董明珠拟以130亿元收购银隆100%股权,因中小股东反对这一计划而搁浅。不吃素的董小姐,一个月后便联手王健林、刘强东等大佬,共同增资30亿元,获得银隆22.39%股权,以此推算彼时银隆的估值达到134亿元。而董明珠更是拼上了全部的身家,个人出资10亿元获得7.46%的股权,在成为珠海银隆第五大股东之时,也将后半生押在了新能源汽车领域。为了显示All in造车行业的决绝姿态,董明珠在各种公共场合为银隆站台,并打开银隆的市场扩张潜力,引进大客户以及渠道资源,可谓尽心尽力在为银隆谋求发展。

有来自董明珠的强力扶持,银隆前董事长魏银仓一席话也说得铿锵有力:“我只能这么说,什么都没有的同行业现在都在国内和行业估值800亿-1000亿。如果按照这个企业来对比,银隆的估值应该在8万亿、80万亿。”

银隆IPO终止:一个非典型车企的扩张及失败之路

据资事君了解,彼时魏银仓“信心爆表”并非毫无来由,2016年两会期间,“新能源”、“环保”等话题被代表们频繁提及,新能源汽车行业也迅疾成为资本市场最为关注的投资领域,银隆就是站在风口之上最丰硕的一头猪。

按照银隆对外宣传口径,其是一家掌握了最先进钛酸锂电池技术的电动公交车生产公司,而董明珠最为看重的这项电池技术,其实是银隆2010年通过跨国资本运作,以约3.25亿元的价格收购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奥钛纳米科技有限公司53.6%的股权,从而获得其技术、生产线以及销售体系资源的。

以董明珠的江湖地位,不可能为一个无名之辈赌上身家性命。事实上,在银隆“浮出水面”之前,就已具备一定声名。2012年,银隆全资收购珠海广通汽车有限公司,将触角伸向造车领域;2013年又全资收购石家庄中博汽车有限公司,进一步扩张造车版图;2013年到2015年,银隆将河北武安的新能源产业园基地从初期的100亿投资追加到300亿,建成一家从研发中心、钛酸锂电池生产,到整车生产的超大产业园基地,银隆的客车也分别成为APEC亚太峰会官方指定用车,环天安门观光游览车,并成功与北京公交公司签订第一批480辆电动公交车的订单。

频频亮相高端峰会、拿下北京公交公司订单,银隆由此进入董明珠视线之中。在董明珠入局之后,获得巨额注资的银隆,疯狂地展开了产业布局,至2017年8月,其在全国签署了11个新建产业园区,累计总投资超过800亿元,向世人描绘出一幅宏伟发展蓝图。

银隆IPO终止:一个非典型车企的扩张及失败之路

同时,银隆对于资金的渴求也达到顶峰,虽然有董明珠强力资金扶持,加上中信银行去年5月给予银隆授信276亿元,但仍填补不了资金“黑洞”,谋求上市成为解银隆燃眉之急的一个途径,2017年5月17日,银隆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正式进入IPO筹备阶段。

至此,银隆似乎即将成为登陆A股市场的新能源明星企业,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地顺理成章。

董明珠梦碎银隆,格力集团欲入局新车企

盛世之下,必藏隐忧。

随着2017年11月银隆创始人、原董事长魏银仓辞职,银隆的“好运气”也走到了尽头。2018年以来,银隆危机不断发酵,被供应商上门讨债、订单大幅下滑、部分产业园停产停工……更为严重的是,截至2017年年底,银隆资产总额为315.12亿元,负债总额高达237.67亿元,其财务状况可谓十分糟糕。此前投资百亿的产业园项目因资金链紧张,或陷入无法收拾的“烂尾”局面,银隆溃败一触即发。

据媒体报道,2017年初银隆还处于备货阶段,订单量充足,而到了下半年订单便出现“断崖式下跌”。有分析认为,银隆订单下滑与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逐渐退坡息息相关。据资事君了解,2017年中央补贴标准在原有基础上退坡20%,同时要求地方财政单车补贴上限不得超过中央财政单车补贴额的50%,这一新政也导致2017年新能源商用车龙头企业如比亚迪、中通客车、宇通客车等,整体盈利较往年同期相比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专注新能源领域的车企更是一片哀鸿之声。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银隆此次溃败早就有迹可循。据《证券日报》采访接近银隆方面的人士称,银隆公交车每跑大概30公里就要充一次电。此外,用车厂家不但要增加购车量,还要另做车辆的调配和值班安排,成本上和实用性上均无竞争力可言。另据某位锂电池业内人士称,银隆的根本问题出自技术路线,其客车搭载的钛酸锂电池严重的续航问题,才是导致客车销量受阻、电池业务停滞的根本原因。

银隆IPO终止:一个非典型车企的扩张及失败之路

今年2月13日,补贴新政对于续航里程有了明确的划分,续航里程低于150公里以下的纯电动车将不再享有补贴,续航里程在150-300公里之间的车型补贴分别下调20%-50%不等,续航里程在300公里以上的车型,补贴上调2%-4%不等,政府开始全力扶持高续航里程车型。

而对于银隆生产的续航仅有30公里的电动汽车,无论如何再也不可能拿到新能源汽车补贴了。

而在银隆危机爆发前,曾将全部身家押到银隆身上的董明珠,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公共场合就不再主动提及这家新能源汽车公司。

不过,董明珠也许并没有放弃造车梦。今年5月10日,电动车材料制造商长园集团宣布,格力集团拟以每股19.80元要约价格,向长园集团全体股东要约收购2.65亿股股票,收购价为52.46亿元,占长园集团总股份的20%。耐人寻味的是,长园集团董事长许晓文向媒体强调,长园集团与银隆之间没有合作,董明珠也没有参与格力集团与长园集团的谈判,言辞之中似乎很不希望与银隆、董明珠扯上联系。

长园集团未来的命运还待观察,但董明珠当下最头疼的应该是如何解决此次银隆危机。

有孙宏斌解救乐视危机的失败案例在前,董明珠是否会成为解救银隆的“白衣骑士”,只能交由时间来解答了。

作者:资事经纬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