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锂电网

其它

正文

星宝电池厂案:梁炳超提交新证据

导读: 8月4日上午,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就梁炳超、星宝电池厂(下简称申请人)与新会农商行司前支行(原司前农信社)以及与中国银行新会支行的案件进行审查听证。

  新闻追踪

  8月4日上午,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就梁炳超、星宝电池厂(下简称申请人)与新会农商行司前支行(原司前农信社)以及与中国银行新会支行的案件进行审查听证。梁炳超当庭提交包括原厂长、会计、车间主任、仓管等23名原员工的证人证言等新证据。

  开庭

  23名原员工作证

  在与新会农商行司前支行的案件听证中,申请人代理律师当庭提交了星宝电池厂原相关员工23人所作的书面证人证言,证明2001年3月29日原审法院进行财产保全查封时,将该厂所有员工驱逐出厂,停止该厂生产经营,并安排该厂员工以外人员看管工厂与被保全的财务,以及实际查封的工厂与个人的贵重物品未列入清单,之后不知去向。

  对于梁炳超等人提交的证人证言,被申请人新会农商行司前支行代理人称,对两申请人提交的23位证人证词的合法性、真实性有异议。申请人提出再审申请已远远超过法定期限,且借款事实真实存在,即使申请人有证据证明授权(原审中有律师冒充)委托违法,也不足以推翻原审判决。“因为我方提交的借据、合同是真实有效的,不是伪造的。”

  在此前的采访中,曾在星宝电池厂工作多年的原厂长李锦万、原车间主任梁百就、原仓管邓掌合、原会计李柏均向南都记者坚称,“查封清单有问题。”邓掌合表示,1996年起至2001年工厂被查封,其一直担任该厂仓管员。当时星宝电池厂共有两名仓管员,邓掌合负责原材料管理,另一名仓管员则负责半成品管理,但两人均没有参与查封时的清点。

  邓掌合称,电池生产涉及数十种材料,没有工厂的仓管员协助,几天几夜都清点不完。管理车间的梁百就也称,查封清单上明显少了查封时仍在厂内正常生产的5条生产线以及放在车间内的许多配套设备。

  疑惑

  签收文书“保安”是谁

  在与中国银行新会支行的案件听证中,被申请人中国银行新会支行没有人员到场参加听证。申请人代理律师提交新的证据,签收原审法院送达的相关法律文书的署名“何先焰”或“何光焰”(书写相似,署名无法确认)的人,不是星宝电池厂员工或梁炳超的授权委托代理人,应由原审法院举证证明“何先焰”或“何光焰”有合法职权签收法律文书。申请人已进行调查,也没有此人存在。“因此我方认为本案涉嫌人为操纵、证据伪造的情况。”

  在此前的采访中,李柏曾向记者表示,其于今年上半年协助梁炳超先后走访派出所、当地几个自然村和管理区,均查不到“何先焰”这个人。“民警说当地并没有叫‘何先焰’的保安。然后他通过朋友到星宝电池厂附近数条何姓的自然村寻找,自己到管理区翻查户口册,均未能找到‘何先焰’。反倒是查询到‘何光焰’(书写相似)的人在河南和四川各有一人。”

  8月4日,记者就是否存在“何先焰”的保安向警方查询,新会警方回复称在司前派出所没有“何先焰”的保安登记,有可能是企业自行招用的保安员。然而,原员工李锦万、梁百就、邓掌合等人均称并不认识“何先焰”或“何光焰”。邓掌合称,查封当天已经把保安全换掉了,此人应该是银行方请来的。

  丢失资产疑与看守人有关

  据李柏介绍,今年6月份,梁炳超找到他想了解当时查封工厂的情况,其间他们发现2002年曾有人从梁炳超被查封的田园旺角山庄内私下转卖价值近万元的发电机组,遂怀疑查封工厂内丢失的资产是有看守或其他内部人员以类似手法被转移。

  李锦万表示,其1989年(工厂开办前)便开始跟梁炳超工作,1993年起至2001年工厂被查封,其一直担任该厂副厂长职务。查封当天有100多名工人在上班赶货,突然工厂来了一批人,把其与全部工人赶出厂外,而后说是法院过来查封。当时梁炳超出差,不在工厂里,李锦万与其他管理人员均没有参与查封清点,“离开工厂时,资产都还放置在工厂内。”

  8月4日,记者就“何先焰”是否有权签收法律文书以及梁炳超主张查封清单缺少实际被查封的价值数百万元资产等多个问题,向新会法院了解案情。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案相关档案已于5月24日被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调取审查,目前无法查询到相关内容。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