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反思与责任:猛狮科技的自救之路

image.png

近日,电池中国网从多方得到消息,猛狮科技“自救”之路初见成效。

2019年7月25日,随着为期10天的公示期结束,漳州通兴投资有限公司招标的“年产3.68GWh动力锂离子圆柱电池生产线EPC”项目的第一中标候选人——中国建材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为该项目的设计、施工单位,这也标志着猛狮科技与凯盛科技等企业共同签署的《四方合作协议》中“锂离子电池新建项目”部分将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

2018年12月,猛狮科技与凯盛科技、漳州交通集团、诏安金都签署四方合作协议,对猛狮科技旗下福建猛狮原有锂离子电池产线进行复产,并建设新的电池产线;2019年1月,四方合资公司——漳州通兴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成立;2019年4月,四方合作项目生产启动,福建猛狮1#厂房A线开始连续生产;2019年6月,漳州通兴发布EPC工程招标公告;7月15日,中建材以第一中标候选人身份进入公示期……从某种程度上说,猛狮科技主要业务之一的锂电池生产,正在被逐渐盘活,“自救”成果显现。

在遭遇资金危机以来,猛狮科技积极展开多种形式的“自救”措施,力争让企业运营早日走上正轨。而对于导致资金危机的原因,猛狮科技在几日前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也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反思:激进发展后的尴尬

2015-2017年,在政府财政补贴的大力扶持和市场需求的强力驱动下,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一片大好。各路资本蜂拥而至,锂电板块成为资本市场最抢手的概念股。动力电池厂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市场发展日新月异。

基于对新能源产业向好发展的判断,猛狮科技以铅蓄电池业务为后盾,迅速开展动力电池相关业务的布局,逐步确立了“2351”的企业发展战略,围绕高端电池制造、清洁电力和新能源汽车三大主要业务板块开展了一系列投资扩张活动。

在当时的猛狮科技发展蓝图上,锂电池的研发和制造作为三大业务版块发展的关键一环,可以很好地串连起上游材料和下游新能源汽车及储能应用。为此,猛狮科技迅速展开了一系列并购和投资行动,几乎将锂电产业链上的绝大部分业务囊括旗下。一系列的扩充,让猛狮科技迅速补足了业务短板,但隐患也随之出现,那就是业务铺得太大,扩张速度太快而带来的一系列隐忧。

动力电池业重资金、重技术。大量的资金需要投入到电池材料、制造设备和技术研发中去。而且动力锂电池属于新兴产业,可以借鉴的经验不多,企业在摸索中或多或少都要“交学费”。除此之外,无论是生产还是研发,企业从投入到产出的时间,锂电业相对其他产业都要长得多。

对动力电池发展过于乐观的企业,往往都没有意识到到底要砸多少钱、投入多少时间,才能顺利完成产品的整个生产、验证、应用周期。对于迅速扩大业务体量的猛狮科技而言,每个业务环节几乎都要用金钱堆出来。尤其是动力电池业务,高投入后,只有和整车实现配套,等待整车有了销量或财政补贴到位,资金才能实现回笼。对于财政补贴的过于依赖,是当时整个下游应用链条的通病,很多电池企业也都是在这个环节,被卡住了大笔的资金。

猛狮科技在回复函中坦承,公司自2016年启动的新能源整车制造业务——台州台鹰、汽车租赁运营业务——郑州达喀尔和切入氢燃料电池领域的上燃动力的业务布局,存在资产密集度高、投资回报期长、资金需求量大的问题,不但对动力锂电池销售的带动作用有限,而且占用了大量的现金流。

除了大面积布局加大了现金流的压力外,补贴政策的阶段性调整,也让动力电池企业在回款方面遭遇尴尬。“赊销”在行业里盛行,账期越来越长,电池企业资金压力越积越重。

对于回款,远非猛狮科技想象中的那么乐观。一方面财政补贴退坡导致原有车型享受的补贴金额大幅降低,单车边际利润出现倒挂;同时,郑州达喀尔在新能源汽车运营业务中所占比重不及预期,无法与锂电业务形成良性互动。另一方面,整车厂整体账期延长,锂电业务开展不及预期,且伴随新能源汽车疯长起来的一批与新能源产业相关的企业,并没有预想的高成长性。

image.png

猛狮科技在回复函中表示,合普(上海)新能源充电设备有限公司、苏州市京达环卫设备有限公司和北京汽车制造厂有限公司已陷入经营极度困难局面;东风裕隆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款项为多年前的车辆采购保证金,由于未能达到当时承诺的采购数量,且双方对实际履行的购销数量存在争议,双方多次沟通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江苏塔菲尔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款项为公司采购预付款,由于公司处于资金困难的局面,缺乏业务开展所需的大额资金,在 2019 年度是否能够履行承诺采购合同所签订的全部产品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作为另一大支柱业务的清洁电力业务,同样也因为多方面的原因,出现难回款的情况。

image.png

锂电业务回款困难,相关整车领域布局盈利有限,“外忧内患”摊薄了猛狮科技的资金流,而产品策略上的失误,也让这个问题进一步加深。

猛狮科技坦承,进入动力电池业之初,为了抢占市场,其锂电产品采取了低价策略,尽管市场保有率提高,但是产品的毛利率偏低,利润并不理想。2018 年受制于公司资金面影响,猛狮科技动力锂电池生产不稳定,部分车厂客户取消合作,电芯业务处于亏损状态。这一系列问题,导致猛狮科技在实际生产中的资金链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现金流已然显现断裂态势,此时想维持正常生产已是“有心无力”。

当然,压垮猛狮科技现金流的最后“那根稻草”,却是“金融去杠杆政策”。为了防控金融系统性风险,央行近几年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增加对国内金融领域的监管,但同时这对民企融资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在资金需求量巨大的动力电池业,这种影响无疑给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困境。

在锂电主营业务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相关行业政策导向发生变化的同时,猛狮科技在2018年遭遇金融机构的持续抽贷、断贷,大量经营资金被用于归还短期借款及利息,企业经营性现金流陷于枯竭,导致部分业务和人员流失,严重影响了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

“投资激进,可行性研究和风险评估不充分,没有科学设置应对政策、经济环境变化的风险防范机制,部分投资决策失误,对现金流量风险防控不足,对金融机构融资依赖度过高”……这些第三方给出的意见,也成为猛狮科技进行反思和调整的重点。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