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锂电网

锂电池

正文

废旧动力电池“兵临城下” 行业企业如何应战?

导读: 动力电池在新能源汽车上的使用时间一般为5~8年,照此推算,动力电池的回收利用将是2018年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

动力电池在新能源汽车上的使用时间一般为5~8年,照此推算,动力电池的回收利用将是2018年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废旧动力锂电池回收市场将初具规模,累计废旧动力锂电池将超过12GWh、报废量或将超过17万吨,市场规模将达到52亿元。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和时间的推移,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因此,相关部门加快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步伐。

国家大力推进动力电池回收利用

为了应对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退役潮的到来,相关部门未雨绸缪,已经颁布了动力电池规格尺寸、拆解规范、余能检测等多个标准规范,不断完善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政策体系。随着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退役潮的日益临近,相关部门的推进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早在2017年6月,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相关负责人即赴黑龙江省对中国铁塔公司梯级利用电池项目进行了专题调研,以深入了解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梯级利用相关产业发展情况。

2017年11月3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会同装备工业司,在北京组织召开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工作座谈会,研究推动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工作。

2018年1月4日,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联盟回收利用分会成立。与此同时,中国铁塔公司与比亚迪、银隆新能源、沃特玛、国轩高科、桑顿新能源等16家企业,举行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战略合作伙伴协议签约仪式。

2018年1月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主持召开国家动力电池创新中心和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专题汇报会。辛国斌指出,下一步要尽快发布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管理办法,重点推进试点工作,形成较为成熟的回收利用体系。

相关部门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方面,动作之密集、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至此,我国对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战争已经打响。

动力电池回收利用——问题无法回避

关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回收利用,这几年在业内有过很多争论,支持者多,发展的障碍却不少,像是叫好不叫座的文艺电影。

我国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强制性标准、政策太少。虽然目前相关部门已经陆续颁布了一些标准,但多是推荐性质,并不具备强制性,很多政策还缺少将责任落实的处罚细则。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八研究所研究员肖成伟曾建议,动力电池投入应用的量达到一定规模时,在安全性能、规格尺寸和编码制度方面,国家应出台强制性标准。

行业存在“多散乱”现象。由于关于动力电池规格尺寸的标准刚出台不久,现在退役的动力电池,品类规格多,生产企业多,回收企业也比较零散,这些问题不利于动力电池的集中规模化回收。

回收渠道不成熟。我国动力电池才开始进入回收高峰期,之前的市场不成熟,正规的回收企业可能会“吃不饱”。

之前,动力电池回收工艺成本高,难以盈利,存在一定的技术难度,因此有人认为动力电池梯次利用是伪命题。而随着退役动力电池的增多,回收利用将形成规模效应。此外,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联盟回收利用分会的成立,也将推动动力电池的集中有效回收。

生产者责任延伸制规定,电动汽车生产企业承担废旧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的主要责任,梯级利用电池生产企业承担梯次利用的主要责任,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应负责回收报废汽车上的动力蓄电池。产业链企业各司其职,这样才能确保动力电池回收有序进行。

企业应对动力电池退役潮

中国铁塔公司采用纯电动大巴退役下来的动力电池,经过检测、分选和重组后,代替铅酸蓄电池用于通信基站备能。从2015年10月起,中国铁塔公司开始建设退役电池梯次利用试验站点,目前试点范围已扩大到12省市,共计3000多个试验站点,涵盖备电、削峰填谷、微电网等各种使用工况。

中国铁塔公司能源创新中心高级总监高健表示,2018年,公司将按照梯次利用的不同场景继续扩大试点规模,2019年开始,逐步搭建成熟的行业标准和企业标准体系,促进梯次电池的性能逐步提升。中国铁塔公司在探索中还总结出电池梯次利用的“三原则”:第一,梯次利用电池应遵循小模块、低电压、小电流、高冗余、非移动原则;第二,梯次电池在循环寿命、能量密度、高温性能等方面的各项性能指标均优于铅酸电池;第三,梯次电池在技术上完全满足各种工况的备电需求。

高健介绍,铁塔公司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拥有180万座基站,备电需要电池约54GWh;60万座削峰填谷站需要电池约44GWh;50万座新能源站需要电池约48GWh。合计需要电池约146GWh。这是一个相当诱人的市场。中国铁塔公司为梯级利用电池在通信基站备能领域推广应用积累了经验。

格林美致力于废旧电池、电子废弃物、报废汽车与钴镍钨稀有金属废弃物等“城市矿产”资源的循环利用与循环再造产品的研究与产业化。格林美拥有行业内领先的回收提取技术,公司拥有“回收—拆解—粗级分选—精细化分选—零部件再造”的报废汽车完整资源化产业链模式,最大限度实施报废汽车无害化与资源化处置。与全国30余家整车厂商及电池企业合同条款中,在同等条件下,公司将获得优先的采购权。

格林美的实践证明,回收正成为电池材料来源的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渠道。据格林美副总经理欧阳铭志介绍,公司2017年消耗的镍金属大约12000吨以上,而钴金属则在18000吨以上,其中,14000吨通过海外采购获得,另外4000吨则来源于公司对钴含量较高的废旧硬质合金和消费领域电子产品综合回收利用,这部分钴通过国内的回收渠道获得。欧阳铭志表示,通过综合回收利用获取的钴镍资源,将成为原料供应越来越重要的来源,其绿色、可持续性正越来越受到市场的认可,对原料端的贡献度也将越来越大。

据了解,废旧电池回收利用也将是桑顿新能源正极材料的一个重要原料供应源。桑顿新能源母公司桑德集团已投资年处理10万吨废旧电池项目,该项目将废旧电池定向循环成电池原材料,不但解决了电池在生产、使用过程中因报废而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同时也有效保障了正极材料的原材料供应。

据了解,中航锂电采用框架式低成本结构设计的梯次利用电池,已应用于铁塔公司通讯基站移动电源系统产品,并分别在河南洛阳和四川眉山两个地区试点使用。此外,中航锂电投资建成了一条电池拆解试验线,研究对动力电池的回收利用,包括报废动力电池回收产业化技术、全体系通用化电池回收处理技术等。中航锂电认为,动力电池梯次利用问题的解决,要在锂电池设计之初进行全盘考虑。

随着2018年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退役潮的到来,以及关于动力电池回收的强制性国家标准的制定,动力电池的梯次利用正获得越来越有力的支撑。企业对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布局表明,目前要做的不是讨论梯次利用的真伪问题,而是如何将动力电池的回收、梯次利用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无缝衔接,将动力电池的梯次利用向前推进。因为在动力电池退役潮袭来时,应战是唯一的选择。

作者:周效敬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