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最近中国的软包一哥又有大事发生

最近中国的软包一哥又有大事发生。

3月2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称,北汽新能源汽车常州有限公司、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汽(广州)汽车有限公司,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召回计划,决定自2021年3月24日起,召回2016年11月1日-2018年12月21日生产的EX360和EU400纯电动汽车,共计31963辆。 两款车型搭载的电池全部由孚能科技生产。 对此孚能发布的公告称,此次召回相关费用预计在人民币3000万~5000万元之间,由公司前期计提的质保金承担,不会对公司2021年度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 去年7月刚上市的“动力电池第一股”的孚能科技,这几年虽然呈现上升趋势,但日子也不好过。一方面,大客户不断,但往往只供一年,就无下文。另一方面,孚能在订单获取、产能扩张、重磅合作伙伴上,也不断传出好消息。

孚能这种别扭的发展趋势肯定不可持续。孚能是向上,还是向下?

12020年业绩有点儿惨 孚能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20年,营业总收入为11.29亿元,同比下降 53.91%;营业利润为-4.18亿元,同比下降402.31%,利润总额同比下降 393.84%;上年同期盈利1.31亿元。 此外,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同比下降340.6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下降5,581.71%;基本每股收益同比下降 320.00%;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减少 5.67 个百分点。 这样的业绩可以用非常惨来形容。 从2018年开始,孚能科技的扣非净利润已经呈现亏损状态,但是2019年这一数据转正,有小幅盈利。目前看,根据孚能科技2020年业绩快报,其扣非净利润仍为负数,而且亏损额很大。

资料来源:孚能科技2020年业绩快报 从财报数据看,去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孚能的亏损额进一步扩大。所谓非经常性损益,最早是指公司正常经营损益之外的一次性或偶发性损益。在这里,主要指政府补助和投资收益。也显示出,孚能在可持续盈利能力较差。 (1)大额资产减值引关注 在业绩快报前,孚能公告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52 亿元公告,先引来上交所的关注,并发来问询函。 对此,孚能科技解释称,A品存货中出现减值迹象的存货主要是A品电芯29F,减值金额为4228万元,占A品存货减值金额的64.18%。29F电芯中1年内的存货金额为3993万元,1—2年的存货金额约1.2亿元。该产品跌价始于2020年第四季度。 据回复,孚能科技2020年初及其以前29F电芯进一步加工成模组或电池包主要目标客户是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汽车),主要供应长城汽车某款面向“网约车”市场的车型。该车型在2019年销售表现较好,长城汽车和孚能科技预计2020年该车型大概率会延续2019年的销售趋势。但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该车型销售低迷。年中又遇到网约车部分指标参数要求发生改变,于是长城汽车对该车型更新迭代,并于当年四季度重新推出更新迭代后的产品。

因此去年孚能科技对长城汽车的销售未达预期,导致其因备货而结存的A品形成较大库存。 “考虑备货电芯库存增加的实际情况和公司资金流动性的需求,公司管理层决定对备货的电芯采取直接销售的措施。”孚能科技称。2020年11月,孚能科技与杭州宇谷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100万支29F电芯的销售合同,销售单价低于单位成本。 另一产品B品电芯存在减值迹象,则是由于在外观或性能方面具有瑕疵和缺陷,使其售价低于正常电芯。2020年计提减值的B品主要来自孚能镇江一期工厂。 (2)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下半年客户也没回来 孚能在2020年业绩快报中表示,产品销售方面,2020 年上半年由于疫情原因,公司在 2019 年主供几款车型需求大幅减少,2020 年下半年这些车型出货量没有随着行业的反弹而反弹,反而由于整车厂产品的更新换代,出现了相继停产的现象,直接导致公司 2020 年度主营业务收入大幅缩水。 2保不住的客户:北汽、长城,可能还有戴姆勒 孚能科技不仅对大客户依赖度大,而且客户留存情况也很不好。 (1)老客户在流失,新客户上量不及预期 上交所问询函中另一个关注点,就是2020年度的主要客户与2019年度相比发生较大变动。

2019年,孚能科技的前三大客户分别为北汽集团、长城汽车和上海锐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锐镁),当年销售金额分别为11.02亿元、5.64亿元和4.07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47.58%、24.37%和17.56%。三家企业销售金额合计20.73亿元,占比89.51%,贡献了近九成的收入。

然而在2020年,上述三家公司销售占比分别下降至0.14%、0.29%和-0.55%,降幅达99.69%、98.76%和103.33%。按销售额下滑幅度计算,影响了孚能科技2020年的销售额20.73亿元,按2019年毛利率测算影响毛利4亿元。

其中,上海锐镁销售占比为负值是由于存在退货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孚能对上海锐美销售系通过上海锐美供货给一汽奔腾。

资料来源:孚能对上交所的回复

在2020年以前,北汽集团是孚能科技的最大客户。

2017-2019年孚能科技前五大客户

资料来源:孚能科技2020年7月10日签发的招股说明书 早期对于北汽集团占比大幅下滑,孚能科技有过解释。 根据孚能2020年7月10日签发的招股说明书,2020 年1-6 月,发行人向北汽集团的销售收入大幅下滑,主要由于公司配套的北汽集团车型排产推迟;发行人向长城集团的销售收入大幅下滑,主要由于公司配套的长城集团车型需要升级改款;根据孚能的预计,其与北汽集团、长城集团、一汽集团的合作项目主要在 2020 年下半年实现量产,因此,其对上述客户的销售收入主要集中在第三、四季度。 事实上,这部分销售收入并没有兑现。 孚能在回复函中,解释营业总收入大幅下降的原因时提到四点:第一,由于疫情的影响,海外摩托车客户ZERO 的供货较上一年度大幅下滑;第二,公司上一年度排名前三的客户,北汽集团、长城汽车和一汽集团,因各自自身的原因减少了对公司的采购额,对2020年销售额的影响超过约20亿元;第三,镇江一期的部分产能为新的客户广汽集团提供产品,由于疫情的原因,产能爬坡缓慢,孚能对广汽集团的收入不及预期;第四,镇江一期的另外一部分产能是为戴姆勒量产做准备,报告期内没有进入批量供货阶段,还未形成收入。 以长城为例,随着蜂巢能源产能爬坡,其配套在逐渐向蜂巢倾斜,对孚能的依赖度本来就在大为缩减。随着车型的调整,后期是否还会选择孚能,目前尚未可知。 (2)与戴姆勒合作出现不良预警 据德国经理人杂志披露的消息,斯图加特方面传出预警讯号:孚能科技第一批电池样本是“灾难性的”。所以有传言称双方正在商谈“重大问题”,不排除合作失败的可能。对于这一消息,孚能官方对国内媒体做了辟谣:

“孚能科技交付给戴姆勒客户的电芯,模组和电池系统的产品性能与技术规格已得到了戴姆勒客户广泛的测试认证和认可。迄今为止,孚能科技交付给戴姆勒客户的产品质量都是符合客户质量要求的。正因产品技术和质量的良好表现,双方已经确认当前及未来的交付计划,孚能科技确保能够满足戴姆勒客户的全球交付的需求。”

目前,戴姆勒还持有孚能的股份。支持意愿自然是有的。但戴姆勒从自身利益出发,也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戴姆勒其实很早就和宁德时代有合作,2020年8月,双方又签订了供货协议。如果孚能掉链子,宁德将随时取而代之。

整体来看,孚能虽然获得了很多强力主机厂的客户,但是老客户维护情况非常不好,丢单现象非常严重。

新开拓的客户:广汽、吉利和岚图等

当然,孚能科技也在积极的拓展新客户。 (1)成为广汽核心供应商 2018年孚能科技与广汽集团签订战略采购协议,成为广汽集团核心供应商。 2020年5月份开始,孚能科技开始供货广汽传祺AION V。从整车出厂合格证数据可以看出,AION V的主供应该是孚能科技。 2020年广汽传祺AION V配套情况(MWh)

资料来源:整车出厂合格证数据

从2020年的数据来看,孚能科技对广汽集团也是期望“过高”,其对广汽集团的收入仍不及预期。 (2)深度绑定吉利

2020年12月24日,孚能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利科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计划设立合资公司建设动力电池生产工厂,合资公司股权比例和治理结构根据具体项目实际情况确定。

根据协议约定,预计孚能科技和合资公司的合计产能不少于120GWh,其中2021年开工产能不少于20GWh。除非一方存在严重违约行为,另一方不得再与除对方以外的第三方就动力电池产能扩充事宜开展合作。
根据公告,合资公司的技术、研发和销售工作由孚能科技负责,资金由合资公司市场化融资,吉利科技负责协助筹措资金。吉利科技和其控股的子公司及吉利商用车集团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采购孚能科技或合资公司生产的动力电池,每年采购量不低于其需求量80%。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几何、领克、宝腾、路特斯、以及沃尔沃等品牌并未包含在吉利科技旗下,吉利科技旗下品牌仍在调整中,未来的市场规模有多大,尚不可知。 目前看,与吉利科技的合作是确能实现,还是最终沦为“镜花水月”尚未可知,毕竟吉利自己也是有电池产能的。

(3)获得岚图定点 去年8月份,孚能也收到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岚图汽车科技分公司的定点通知书,成为东风岚图H56项目的动力电池供应商。该车型预计在未来7年内电池需求5GWh,公司将按东风集团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产品的配套开发、生产和交付。该定点项目计划投产时间为2022年。 此外,去年8月以来,孚能还获得江铃汽车、国机智骏、土耳其汽车制造商TOGG、春风动力等主机厂的大订单,其大幅扩张的野心可见一斑。

不过这些客户大部分尚属“期货”阶段,最终能否落实还有待观察,真正能支撑其销量的客户仍然数量少且非常集中。

4 孚能究竟怎么了?

 要探究孚能怎么了,或许可以从下半年网上流传的孚能科技被北汽蓝谷拉入黑名单的事情,窥得一二。

2020年8月10日,一位投资者询问孚能科技董秘关于北汽蓝谷黑名单的事情。董秘回复称,该榜单为北汽采购内部制作,仅是采购部自身使用的一个多维度、综合性评价供应商的体系,并不会影响双方所签署的合作协议效力。

这一回复被媒体认为是承认北汽蓝谷采购部将孚能科技拉黑一事完全属实。 综合与戴姆勒合作的传闻、后续召回、退货这一系列事件,让人不禁联想到,孚能产品批量生产的可靠性是否真的存在问题。 而且在北汽供应商黑榜,孚能科技上榜理由就是质量问题,似乎更加证实了这一猜测。

而北汽新能源这次召回,通告原因解释是“部分车辆动力电池系统的一致性差异,在高温环境下长期连续频繁快充,可能导致个别单体电池电芯性能劣化,极端情况下引发偶发失效,引起动力电池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原因解释并没有直接指向电芯,但从孚能公告所说的3000-5000万费用准备看,孚能的电芯肯定有部分责任。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孚能科技公告称,其核心技术人员、研发经理Michael Douglas Slater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Michael Douglas Slater在职期间主导核心技术包括“高比容量正极材料技术”、“先进电解液和锂离子电池技术”、“高能量密度高安全电池关键材料应 用技术”,主要参与的在研项目包括“400Wh/kg 高能量密度”、“高安全性动力电池技术开发”、“高倍率插电混合动力电池技术开发”。 这已经是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内,孚能科技第三位离职的核心技术人员。 之前两位离职是在孚能上市仅1个月后发布。

2020年8月22日,孚能科技发布信息称,其核心技术人员、高级经理Daniel Ba Le和核心技术人员、研发高级总监Matthew Paul Klein III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在孚能科技任职期间,主导、参与多项核心技术研发。 多位核心技术人员的“出走”,是否真的不会影响研发进展,这只有孚能自己知道。 目前来看,孚能面临的危机不少,核心客户和研发人员都在流失,量产产品的可靠性大概率也存在问题。现在或许是孚能最为危机的时刻,孚能要借着电动化大潮,和戴姆勒、吉利这样的优质客户携手共进,解决量产品品质问题,是摆在其董事长王瑀面前最大的难题。

动力电池行业突飞猛进,作为电池大国的中国,抓住了不少机会。不过,其中有很多企业,自消费电池、工具电池转型而来,他们在补贴时代,虽然实现了装车、量产,但是没有过车规级供应商应有的量产品质关。

孚能之苦,是很多中国电池企业之苦。很多电池企业也在跨界之后,回归消费、工具或者小动力电池。希望孚能向上突破,而不是向下沉沦。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