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东方精工“等”宁徳时代点头

2019-10-14 14:22
车评第8区
关注

10月11日,东方精工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函中表示要求东方精工说明业绩承诺期内出售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10月9日,东方精工公告表示,公司已经于9月30日与北大先行、北汽产投、福田汽车以及青海普仁(四家统称“普莱德四家原股东方”)以及普莱德签订了签署了《备忘录》和《保密及免责协议》。据两份协议规定,2018年业绩补偿将以仲裁结果执行,同时,东方精工还将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普莱德四家原股东方必须配合完成交割。目前,东方精工与原股东之一的宁德时代仍在协商中。

至此,这场长达5个月的业绩补偿“拉锯战”最终以东方精工拟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的结果落下帷幕。有业内人士表示,双方也将有望通过签订协议和解。

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东方精工“等”宁徳时代点头

斥资近50亿收购普莱德

资本市场向来就是疯狂的,马克思曾在《资本论》中说过,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会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数据显示,2015年,东方精工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6483.82万元,令人咂舌的是,2016年东方精工竟在盈利不足1亿的情况斥资47.5亿元从北大先行、北汽产投、宁德时代福田汽车以及青海普仁等5位股东手中购买了普莱德100%股权。

对于此次高出收益几倍之多的收购,东方精工在收购时也与5位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根据该协议,普莱德的股东方作为补偿义务人承诺,普莱德在2016年到2019年扣非后的净利润须分别达到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以及5亿元,如未达到利润承诺,补偿义务人则需要以现金形式对业绩进行补偿。

在对赌协议的保障之下,普莱德顺利划为东方精工的子公司。数据显示,东方精工在接手普莱德之后,其年业绩开始不断上涨。根据东方精工历年业绩报告显示,2016年东方精工的归母净利润上涨到了95655.79万元。2017年东方精工在与普莱德合并财务报表之后,当年公司实现营业较2016年翻了3倍之多,达到了46.85亿元,归母净利润达到了4.9亿元。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66.21亿元,然而其净利润却大幅出现亏损,亏损额度为38.76亿元,扣非后的净利润亏损2.17亿元。

股东疑其收购目的

仅仅一年的时间,东方精工就从盈利转为巨亏。今年4月,东方精工发布专项审核公告表示普莱德在2018年的业绩未达标,自收购普莱德以来的三年时间内,普莱德累计扣非后净利润为3.77亿元,根据彼时签订的“对赌”协议,2018年普莱德原股东需补偿东方精工26.45亿元。而对于2018年出现亏损的原因,东方精工解释为因收购北京普莱德100%的股权而形成的商誉存在大额减值迹象,所以公司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为38.48亿元。

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东方精工“等”宁徳时代点头

然而,面对东方精工的索赔要求,普莱德原股东福田汽车和宁德时代均发布公告回应表示对东方精工的报表数据存在不严谨和错误。其中,福田汽车在4月份的一公告指出,普莱德管理层批准报出的2018年度财务报表与东方精工披露的普莱德的业绩存在重大差异,其不认可东方精工关于普莱德的业绩报告,同时指出东方精工与立信会计事务所在误导投资者。随后不久,宁德时代发布公告表示东方精工对普莱德以及公司关联交易的公允性判断并不客观。

除了双股东的严重质疑,5月份,在普莱德管理层召开的媒体说明会上,据普莱德副总裁杨槐对媒体表示:“普莱德在2018年并没有亏损,按照东方精工在年报中披露的数据,普莱德却亏损了2.17亿元,与我们预测的盈利相差了5个多亿,这直接否定了我们的业务成绩。”同时,杨槐还表示,2018年普莱德大概完成了3亿元,虽然没有达到4.23亿元的业绩承诺,但是也完成了80%左右。此外,普莱德一高管也曾对媒体表示,东方精工不顾对集团以及子公司的发展,这一行为也令人质疑是否与当时收购普莱德的目的一致,或许索赔才是其主要目的。

激烈争议或将有望和解

随着三方的争议仍在持续发酵,对于这场争议,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使普莱德乘了新能源的东风,但是东方精工在收购普莱德时也难以对其业绩进行准确预测。面对原股东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对于财务业绩的质疑以及子公司普莱德对于2018年财政业绩收入的否认,三方争议愈演愈烈,东方精工也对宁德时代以及福田汽车拒绝索赔进行了“反击”。

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东方精工“等”宁徳时代点头

今年6月份,东方精工发布公告称,普莱德原股东宁德时代与普莱德存在相关返利交易公允性存疑、返利合同无合同编号以及相关交易不符合商业实质等问题。同时,2018年普莱德向福田汽车代售宁德时代的产品不具备商业实质,2018年度普莱德对福田汽车下属子公司确认的研发收入缺乏真实性的说明;2018年普莱德对下游电池包客户北汽新能源确认的两笔收入合计2346.06万元不符合商业实质,且存在明显跨期收入确认行为。

7月份,福田汽车和宁德时代再次发布公告回应并对东方精工在6月份的“指控”作出回应,福田汽车表示,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对与普莱德交易产生的积压电池进行了协商,福田汽车承担的相关损失也已经计入普莱德向公司供货开票的金额。而东方精工截取的数据实为不严谨推测,严重误导了信息使用者。随后,宁德时代也发布公告称东方精工披露的涉及公司以及普莱德的相关事项严重失实。

不过,在福田和宁德时代发布公告之前,东方精工发布公告表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已经受理公司关于业绩承诺和利润补偿事项争议提起的仲裁申请,该项仲裁请求被申请人(普莱德五位原股东)支付利润补偿金共26.45亿元。至此,三方业绩补偿“拉锯战”终于也告一段落。9月30日,长达近5个月的业绩补偿“拉锯战”最终以东方精工拟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的结果落下帷幕,从这一举动来看,东方精工似乎将有望与普莱德等公司和解。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