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宁德时代将发布“钠电池”:救星还是炒作?

2021-05-24 16:01
BusinessCars
关注

宁德时代从来都不是一家凭空而起的公司,从其成立之初就定下了两个主业目标,一是动力电池,另一个则是储能电池。将野心写在脸上,喜欢运筹帷幄的它像极了草原上的狼。

时至今日,应该没有人再去质疑宁德时代的实力,毕竟这家企业将净利润从5442万涨到55.83亿,增长幅度超100倍只用了七年时间。在行业内,宁德时代就是一个奇迹。甚至有人打趣的表示,当年曾毓群为公司取名时,“宁德时代”意为“您的时代”,虽然这种说法似乎过于拍马,但实施上,现在的宁德时代的确正在迎来它的时代。

5月,沿海各省开始陆续进行梅雨季节,偏居福建闽东地区的宁德一直雨不断,但2020年宁德时代股东大会依旧如期。对于行路难,可以更为靠近宁德时代,成为了前来参会股东们的最终动力。

动力电池和储能依旧是大会的热门主题,而这次董事长曾毓群又给股东大会加了些料,据悉在大会上,曾毓群透露到,“我们的技术也在发展,钠电池已经成熟,氯化钠炒不起来,因为盐很多。”

破局从此刻开始

无论是出于战略布局还是市场需求等外因,宁德时代计划将于7月推出钠电池的消息都被外界视为他们需要破局的一个挑战。

作为一家从2015年起动力电池系统销量就位于全球前三的企业,宁德时代似乎从一开始就不能懈怠,成功站在新能源市场风口的它被贴上了“国内动力电池领跑者”的标签。而它的确争气,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动力电池系统营业收入134.78亿元,营收占比71.58%。根据GGII统计,2020年Q1-Q3国内实现动力电池装机量约34.15GWh,公司实现动力电池装机18.25GWh,市占率达到47.57%,位列行业第一。

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迅猛的发展势头,动力电池产销量也一并爆发式增长。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为83.4GWh;在销量方面,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销量为65.9GWh,而宁德时代都是冠军。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过分依赖的原材料,有时候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现质的变化。随着近期锂电上游材料价格发生明显上涨趋势后,敏感的资本市场又一次对宁德时代进行评估。

在公司层面对于锂电上游材料上涨的最基本表现就是毛利率的下滑,从宁德时代财报上便知端倪,从2017年开始,其毛利率就开始下滑,公司2017年的毛利率为44%,2020年毛利率只有28%,跌幅为36%。毛利率下降主要是因为被指原材料价格上涨。而曾毓群也对锂原材料涨价一事直言不讳道,“涨得越高,对我们成本影响会就比较大……我们当然也会在锂、钴、镍做了一些布局,只是希望供应商们要真正地明白,合理的价格才是大家做得长远的基本......”

成本影响以及长远发展,足以证明锂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已经成为这家庞大企业最大的绊脚石。这也便解释了上文提及的“大家并不意外宁德时代会有这样的考量”,或许在旁人眼中,跳出对于锂原材料的依赖,寻求下一步的突破,不仅为宁德时代2.0的开始,也是这个行业焕新的一个标志。

这是一场勇敢者的游戏,总需要有角色站在舞台。而宁德时代从来都不是一家凭空而起的公司,从其成立之初就定下的两个主业目标,一是动力电池,另一个则是将野心写在脸上的储能电池,喜欢运筹帷幄的它像极了草原上的狼,或许如今,这匹狼就要发起进攻了。

有人说,如果钠电池有成功,那将是宁德时代第二条利润增长曲线。当然,拥有别家企业没有的专利,宁德时代的一搏也将打破公司毛利率不断持续下滑的魔咒,变革破局。

而这一切都要建立在钠电池必须成功的基础上,在此之前全部奉承都是废话。

救星还是炒作?

但在大家熟知的锂电池面前,钠电池到底是何方神圣,它真的可以替代目前我们习惯的锂电池吗?

2020年报显示,2020年全球金属钠产能装置约16.05万吨。其中,国外2.8万吨,国内13.25万吨,我国金属钠的产区分布较广,随着西方国家合作战略的部分转移,中国金属钠的产能比重愈发明显。

而在电池行业的表现上看,钠离子电池其实更适合作为大规模储能的器件,在网端查到的资料显示,具有三个优势:一为,相对于锂元素,钠元素作为储能材料具有更好的安全性能;二为,钠元素在地球上的储量丰富,地壳种金属钠的含量达到了2.8%。而在中国,察尔汗盐湖是我国最大的盐湖,据统计盐湖内各种盐类资源的总储量超过600亿吨,湖中的氯化钠储量426.2亿吨,氯化锂储量825万吨,据说高储量的盐可供全世界60多亿人食用2000年;三为,钠便宜。

基于上述三种条件,钠电池也的确在成本上具有极大的优势性。为此BC还采访车企研究院的电池工程师,他们也认为,“其实钠电池有具备某些锂电池没有的优越性,但目前在技术上也存在不成熟的弊端,大批量产或普及估计还很难”。电池工程师指出,“由于锂电池能量密度高,放电功率高,循环寿命高,但目前钠电池的表现并不令人欣喜。

造成上述三者差距的原因是因为锂比钠轻,离子嵌入脱嵌耗能小,易于充放电,需要的隔膜微孔尺寸不同。对于钠电池是否可以成功,这件事情并不要对其有太高的预期值,距离真正的落地时间尚早,目前新能源汽车一定还是以锂电为主要,目前可以得到大规模普及的电池也就宁德时代比亚迪刀片电池技术等这些较为稳定的电池技术,而其他的技术其实很难形成市场的共识效应。”

如果大家觉得电池工程师所解释的有些难懂,大家不妨这样理解,“锂离子电池可以循环充放电上千次,基本不会出现太大问题,较为稳定,在无数次的实验证明下锂离子电池充放电几千次容量损失接近0;然而,钠离子电池的成绩却一般,在充放电几百次后,就开始衰减至20%。由于钠离子较大,在材料中无论是嵌入、脱嵌都会导致电极材料体积膨胀,或者材料破损,甚至会出现嵌入的钠离子无法脱嵌等现象,这对于电池而言,都会造成不可逆的能量损失。”

这便是当下锂电池和钠电池最本质的区别。

如果真如曾毓群所说,“宁德时代将于7月推出钠电池“,那从此刻算起的倒计时将要揭开宁德时代乃至全电池行业的一个全新里程,这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前进,宁德时代不仅要解决钠电池的先天不足,还要让行业看见钠电池的优势。无论是A面B面,都将是“一场修行”之旅。

然而,除了钠电池,还在天眼上查到宁德时代在为布局固态电池做准备,曾毓群也分析过:“固态的离子扩散速度比液态难十倍,我们研发了十年,技术处于第一梯队,但商业化还要相当长时间。”但宁德时代超前的布局规划也是认真的。

在宁德时代所公布的2020年的财报业绩数据中显示,2020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总收入503亿元,同比增长9.90%;目前,宁德时代的市值8748.81亿元。在前不久股东大会上宁德时代董秘蒋理还表示,“目前宁德时代已公告的产能投资规模超900亿元,公司已规划8个独资生产基地,规划产能超500GWh,加上与主机厂的合资产能95GWh,总规划产能达600GWh,产能位居全球首位。”

似乎喜欢运筹帷幄和把握主动权的宁德时代做任何的突破都是应该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其实无论是锂电池还是钠电池,或者在储能上的规划,这个雪球都必将越来越大,这不仅是市场赋予的,也是这家福建企业骨子的不服输。当下的技术终究会被全新所替代,而我们可以永远记住的是它的名字。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