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这家宁德时代供应商IPO被中止

8月18日,来自深交所的信息显示,湖北中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一科技”)的创业板IPO被中止上市审核。

1629530408.jpg

图片来源:深交所

中止上市审核的原因方面,因发行人资产评估机构开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结案,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四条,中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中一科技的上市路一波三折。在2021年3月18日,因更新财务资料,中一科技曾主动申请中止发行上市审核程序。

1629530423(1).jpg

图片来源:深交所

值得注意是的,中一科技本次被中止审核并不孤单。8月18日,同时被中止IPO审核的企业还有29家;8月19日,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又对7家拟IPO公司中止审核。

据了解,被中止IPO的企业既包括比亚迪半导体、环球优路等新受理不久的企业,也包括世纪恒通、北农大等已完成第三轮审核问询的企业,甚至还包括一家在上个月刚刚过会的企业德石股份。

据悉,在30家企业创业板IPO中,集体“中止”皆受其聘请的中介机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影响。

目前官方尚未披露相关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的具体原因,但据报道,相关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30家创业板拟IPO企业中止审核、7家科创板拟IPO企业中止审核,或均源于新三板挂牌公司蓝山科技财务造假案。

中一科技是宁德时代供应商

中一科技成立于2007年,主要从事各类单、双面光高性能电解铜箔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下辖云梦、安陆两大电解铜箔生产基地。

2016年12月,中一科技曾经在新三板挂牌,证券简称为“中一股份”。不过,挂牌刚满一年,便于2017年12月匆匆摘牌。

三年后,中一科技冲刺IPO,公司的上市申请也于2020年11月被受理。

中一科技的IPO,极大的变化是,宁德时代已经是中一科技的大客户。并且,中一科技与宁德时代还有错综复杂的关系。

招股说明书显示,宁德时代及其相关企业正是中一科技2019年和2020年的第一大客户。不仅如此,中一科技对宁德时代方面的销售收入占比从2019年的7.10%提升至2020年1-6月的29.35%。

作为大客户的同时,宁德时代与中一科技股东的关系也颇为密切。根据招股书,持有中一科技2.38%股权的长江合志是宁德时代间接股东。截至2021年3月31日,长江合志投资的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宁德时代2.32%股份,长江合志持有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5.72%的财产份额。

另外,持有中一科技2.91%股份的股东黄晓艳,其配偶投资的部分企业为宁德时代的锂电池结构件供应商。黄晓艳配偶的表舅系宁德时代的关联方,是宁德时代股东及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亲属。

1629530446(1).jpg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不仅如此,中一科技与宁德时代开始接洽与长江合志入股时点接近。具体来说,2017年9月公司开始与宁德时代接洽,而2017年10月31日,汪汉平与长江合志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协议约定汪汉平以25元/股的价格将其持有的中一科技120万股股份转让给长江合志。

另外,中一科技开始对宁德时代供货的时点与黄晓艳入股时点接近。2019年6月,中一科技开始向宁德时代方面供货;而黄晓艳于2019年5月通过增资入股的方式成为中一科技股东,入股价格为30.59元/股。

对此,中一科技解释称,公司系独立与宁德时代接洽并建立合作,不存在通过长江合志、黄晓艳或其亲属从宁德时代获取商业机会或订单的情况,不存在通过长江合志、黄晓艳或其亲属从中起到居间、介绍作用的情况;公司及实际控制人与长江合志、黄晓艳及其相关方、宁德时代及其相关方之间不存在业务、销售约定或其他潜在利益安排;公司对宁德时代的销售不依赖于长江合志和黄晓艳。

中一科技IPO的具体情况

本次IPO,中一科技拟募资约7.16亿元,主要用于年产1万吨高性能电子铜箔生产建设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4.31亿元)、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8,479.93万元)、补充流动资金(拟使用募集资金2亿元)。

1629530467(1).jpg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业绩方面,中一科技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该公司的营收分别为4.98亿元、6.02亿元、8.31亿元、4.4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56亿元、0.66亿元、0.41亿元、0.34亿元。该公司2019年的净利润低于2018年与2017年。

1629530484(1).jpg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主营业务构成方面,中一科技的产品分为锂电铜箔和标准铜箔两大类。2017年至2020年1-6月,中一科技标准铜箔占比56.87%、62.30%、50.99%、50.88%;锂电铜箔占比43.13%、37.70%、49.01%、49.12%。

1629530502(1).jpg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研发方面,公司投入持续增长,占比保持稳定。2017年至2020年1-6月,该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是1778.15万元、2358.38万元、3143.2万元、1730.16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57%、3.91%、3.78%、3.85%。

产能方面,报告期内,中一科技电解铜箔产能和产量均稳步增长。其中,2020年1-6月,该公司的产量为7676.77吨,产能为9750吨,产能利用率为78.74%。

1629530523(1).jpg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主要客户方面,2019年中一科技新增前五大客户为宁德时代及东莞市沃泰通新能源有限公司,主要为公司积极拓展新客户以增加营收所致。2020年1-6月公司与宁德时代的合作进一步加强,对其销售收入占比提升至29.35%。

中一科技原实控人已离世

值得注意的是,中一科技原实际控制人汪汉平已等不到公司成功上市的日子。根据湖北省应城市人民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汪汉平于2021年4月6日去世。

根据汪汉平与其配偶詹桂凤于2015年5月10日签署的《协议书》,汪汉平当时所持有的中一有限(中一科技前身)100%股权为夫妻共同财产,詹桂凤自愿放弃该股权的一切权利,并同意该股权归汪汉平单独所有。

就在上述《协议书》签署的同一天,即2015年5月10日,汪汉平立下《遗嘱》,汪汉平当时所持有的中一有限100%股权由其儿子汪立继承。

根据招股书,汪立1997年3月出生,本科在读(已休学),2020年4月至今任中一科技生产中心职员。

汪立并非独生子女。根据招股书,汪汉平之女汪晓霞1990年5月出生。相比于弟弟汪立,汪晓霞更早进入中一科技任职,也有着更丰富的工作经验。

image.png

图片来源:中一科技官网

对于此次股权继承,包括汪晓霞在内的家人并没有表达异议。根据中一科技招股书,2021年4月19日,汪汉平的法定继承人詹桂凤、汪晓霞、汪静霞、汪立分别签署《确认函》,确认对汪汉平去世后留有的中一科技56.38%的股份由汪立一人全部继承没有任何异议,并确认与汪汉平的其他继承人就该等股份继承事项不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招股书还显示,汪晓霞与汪立是一致行动人。目前,汪晓霞担任公司董事长。截至最新招股书签署日,汪晓霞持有中一科技4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7.92%。

总结

中一科技是近日37家企业被中止IPO中的一家。可以预期的是,这些企业绝大部分或全部都会得到恢复上市审核。

对于中一科技而言,虽然于2020年12月7日已问询,但现在时间已过大半年,上市委会议何时召开还未知。

因此,中一科技的IPO之路,还要过好几道关卡。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